365体育投注正规吗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动态列表>羽坛动态

欧洲羽毛球王国如何独扛大旗 丹麦羽毛球运动掠影上一篇.下一篇

 一直以来,记者就很好奇,羽毛球运动在丹麦到底是如何发展的?他们的运动员培养机制如何建立?怎么会有如此的竞争力?前不久,借着陪同浙江银江羽毛球俱乐部前往丹麦进行中丹业余豪强PK的机遇,记者对丹麦的羽毛球运动现状有了一次零距离的接触。


 

以球会友,业余豪强对抗也不手下留情

 

以球会友,传递友谊。8月25日至31日,2014年羽毛球世锦赛在哥本哈根市举行。浙江银江羽毛球俱乐部作为今年度“羽林争霸”全国总冠军队伍,获得已经退役的世界名将丹麦选手皮特·盖德的邀请,前往丹麦与该国顶尖的根措夫特(gentofte)羽毛球俱乐部的选手进行一场强强对抗。

对方的队员刚介绍完毕,中方人员就发现了丹麦方面为了打好这次友谊对抗赛,可谓准备充分,尽遣高手出场,求胜的欲望当然不言而喻。

“她们的女单选手在全国排名第12。”银江队女将李王晶尔了解了对手的情况后,直言没有想到。根措夫特此次出阵的女选手苏菲·达尔年仅17岁,是丹麦国内一颗冉冉升起的羽毛球希望之星。

中方当然也不输阵,正在丹麦参加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的中国国家羽毛球队,在第一时间派出浙江籍的男单组主教练夏煊泽,来到现场担任银江队的领队。

根措夫特俱乐部附近的一所小学20多位学生,听闻本次比赛后,还专门利用课休时间前来观看。比赛期间,他们呐喊着,站在场边为球员加油。劲头十足。一位小女孩激动地向记者喊着:“I LIKE THE GAME。”

对抗赛最令人意外的一幕,是当比赛进行到一半时,场边出现了世界羽联一行人的身影,原来是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前来观赛。

尽管是业余选手之间的比赛,但双方队员每分必争,15分制的比赛在最后一局的女单对抗中居然打出了21比19的高分,激烈程度可见一斑。最终结果,银江俱乐部队略逊一筹,以2比5落败。比赛一结束,双方运动员聚在了场内,合影留念,在好奇的目光中互相致意,交流着彼此的打球经历……

苏菲·达尔介绍说,她去年去过马来西亚,认识了不少中国球员,这次又跟中国球员近距离接触并过招,增加了对他们的了解和认识。苏菲说,自己的目标是成为丹麦女子第一单打,并希望将来可以到中国,与中国的职业选手切磋交流。

 

无论职业和业余选手,都要为转型做准备

 

“丹麦羽毛球没有我们意义上的职业和业余之分。他们是丹麦国内A级队伍选手,都是为了下个奥运会周期准备的未来之星。如果以国内的标准衡量,就是国青队一级的。”作为比赛组织者,红牛公司的工作人员牛焜介绍,一听说要和中国的业余球队过招,根措夫特俱乐部队婉拒了派出B级队伍建议,年轻精锐尽出。

一个羽毛球俱乐部就能够拥有那么多国家顶级水平的年轻选手?要解答这个疑问,就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丹麦的羽毛球运动体制建设情况。

丹麦的羽毛球发展体制与中国完全不同。国家队只在大型国际比赛前才集中训练,平时球员都在俱乐部打球。训练完全凭本人自觉,没有人强迫你去做什么,也没有人能保证你的羽毛球生涯能维持多久。即便是一名希望之星,也未必能坚持打到成年比赛。

在丹麦国家队中,除了五六名最顶尖的选手外,其他球员都必须完成大学教育或拥有第二职业。这也使得丹麦球员普遍具有良好的教育水平,并保证他们在退役后依然能顺利转型,立足于社会。前世锦赛男单冠军拉斯姆森退役后成为一名眼科医生。丹麦着名女单选手卡米拉·马丁挂拍后也成功转型为一名电视台主持人。

丹麦同时也保持着十分完善的俱乐部赛制,这些俱乐部分为精英级、准精英级、A级、B级、C级和D级六个级别。每个级别都会安排大量的比赛,青年选手每年8月到次年3月间有30次比赛机会。在俱乐部打得好的球员累积了一定的积分,就有可能被选送进国家队。因此许多俱乐部的业余羽毛球手其实都接受过系统训练并且比赛经验丰富,实力已经接近职业运动员。

以根措夫特俱乐部为例,这家位于哥本哈根北郊的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于1931年,目前拥有650多名俱乐部会员,是丹麦700多家羽毛球俱乐部中会最多、实力最强的俱乐部之一,拉尔森、盖德都曾在此打球。

根措夫特俱乐部总经理Flemming先生说,俱乐部规模最大时曾拥有1100名会员,普通会员一年需要交纳相当于2000多元人民币的会费,加上一些赞助商的支持,便足以维持俱乐部的运转。不过他也表示目前丹麦的羽毛球环境与2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20年前丹麦总共有14万人在打球,而现在这个数字只有9.5万人左右。现在的年轻人更喜欢高尔夫或是坐在电脑前。”

 

充满创意和设计的小细节 让羽毛球比赛更加高大上

 

当地时间8月31日中午12时半,2014世界羽毛球锦标赛5个单项决赛在丹麦哥本哈根市全面展开。作为世界羽联给予业余球员的最高礼遇, “羽林争霸”总冠军队伍浙江银江队王辉、许峻峰、张博远、郑昊、曾丰和李王晶尔站上了哥本哈根巴勒鲁普超级体育馆1号场地,盛装笑脸,在工作人员的悉心指引下,为世锦赛开球。

此举,亦可看成是主办方办好世锦赛的一个小小创意。

新颖的点子还不止这一个,久闻丹麦人是个创意和设计强国,在世锦赛的赛场好好观察和体验一番,会发现这点果然名不虚传。

决赛当天的球馆内紧临1号场地的一侧,三排可供近百人餐点小酌的贵宾席和休息间的乐队现场演奏,为5场决赛平添了浓郁的现代气氛。

有国内前往采访的记者感慨:“坐在距离比赛场地仅十米的座位上,一边现场观看谌龙、李宗伟打球,一边吃着由米其林二星厨师烹饪的自助餐,你有过这样的待遇吗?”

丹麦人就是有这样的情调。这些VIP坐席,配备白色的桌子,灰色的靠背座椅,桌上还有一盏浅绿色的台灯,顿时改变了比赛场内紧张激烈的气氛,变得高大上了。VIP坐席的价格很高,票价分成825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900元)和1500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1600元)两档,是普通票价的8倍之多。不过贵有贵的道理,买了VIP球票的观众,不但零距离观看比赛,现场享用由服务人员呈上的海参焗扇贝、松露水煮蛋、樱桃烤鹅肝、鸡油菌慢炖鹿肘等各种美食,甚至可以参与赛后羽联举办的派对。

负责VIP区域事务的丹麦羽联工作人员拉尔森介绍,VIP坐席是一个全新点子,最先源自于在布置场馆时,组委会发现观众席和场地间有一小块空地,为了填满这个区域才想出了此招。没想到很受丹麦人的欢迎,三天的球票基本都卖光了。“丹麦的观众很喜欢这个全新的创意,这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我们为这样的尝试自豪。”

除VIP坐席的设置外,场馆内的创意无处不在,比如每一个内场边角的一排小地灯,中国队的奥运冠军李雪芮说:“你看这里多有意思!其实没什么作用,但是看起来会很漂亮!”